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摄政王他又醋了在线阅读 - 66武安候府

66武安候府

        “小姐,您摘这么多花做甚啊?”糖豆跟在自家小姐身后,瞧着小姐如同翻飞的蝴蝶穿梭在花园内。

        偲茶玫瑰色的面容含笑,她的手中已经捉着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花儿,闻言偲茶举起手中的花儿,笑着对糖豆说道“这些花儿生机勃勃,送去祖母房中插在瓶中定生机勃勃!”

        糖豆也觉得这些花儿瞧见就让人心情不错,忙附和的点点头。

        偲茶又摘了几支开的正盛的花儿,提着裙摆跳出花园,糖豆忙上前蹲下身子为自家小姐将那双绣着梅花的鞋子上的青草给擦拭干净。

        偲茶迫不及待的举着花把就往永寿院跑去,一路上的仆人瞧见都连忙避让,心里不由嘀咕,前些日子还听闻大小姐病入膏肓,可如今瞧来大小姐这身子康健的很。

        永寿院内一如往昔,偲茶挥手不让丫鬟进去禀告,轻手轻脚的踏入里间想要给祖母一个惊喜。

        “这...这武安候府简直欺人太甚!”突然的声音,让偲茶脚步僵硬在那里,偲茶顿在那里,觉得自己莫不是幻听了,什么武安候府?

        里面的人并不知门外就站着偲茶,老夫人神色忧思“燕京遥远,茶茶还是个孩子,我是不会同意茶茶入燕京的!”

        偲万贯也赞同的点头“母亲说的极是,武安候府先如今突然来信,儿觉得这事有蹊跷!这件事情就不要让茶茶知道,若是武安候府为难我偲府,我也不惧!”

        “那这信,我就销毁了!”老夫人说着,就准备将这信给撕毁。

        “什么信?什么武安候府?”冷静的甚至带着几分诡异的声音响起,老夫人和偲万贯被惊吓到,就瞧见站在里间门口的偲茶一手提着一把旺盛的花,一双眼睛清清凉凉的。

        不知为何,这般的偲茶让两人心下担忧,老夫人忙提起笑意“没什么!”说着,就准备将信件给塞入袖口中。

        可偲茶却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祖母和父亲身前,她的目光瞧着那信件“祖母,我是偲府的孩子,是您的孙儿,这件事情若事关于我,我难道不该知道吗?还是祖母要瞒着我,让我日日担忧?”

        偲茶的话让老夫人左右为难,更何况此时偲茶的神色过于奇怪

        “母亲,既然茶茶已经听到了,就给她看吧!”偲万贯开口,虽不想让偲茶知道此事,但明显此时隐瞒已经迟了。

        老夫人将信件递给偲茶,带着纹路的面容充满担忧“茶茶啊,事情不严重,你什么都不要多想!”

        偲茶点点头,她面色看起来无异,可心里却慌作一团,整颗心跳动的杂乱无章。

        武安候府,那是偲茶上辈子的噩梦,亦是偲茶最想努力忘记的地方,她以为自己如今是偲府的大小姐,这辈子都不会再听到武安候府的任何事情,却不想竟然从家人口中再次得知。

        指尖捏着信纸有些用力到发白,偲茶一个字一个字的瞧着信件,她瞧的极为认真,认真到目光似乎要穿透这雪白的信纸。

        当最后一个字跃入眼中,偲茶的心口突然松口气。原本听到武安候府这几个字,偲茶害怕惶恐,生怕家人知晓什么,更怕失去偲茶这个身份自己还有什么,这些日子她已经将自己当成真正的偲茶。可看了信后偲茶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身份暴露,是午安候府的夫人要让自己去府邸中为其女儿做伴。

        深呼吸几次,偲茶冷静了心思,拿着信件不解询问“父亲,信中这位夫人说我乃是她的侄女,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位姨母?”

        回答的乃是老夫人“这位武安候夫人乃是你母亲的姐姐,当年你母亲不顾家族阻拦要嫁给你父亲,家族嫌你父亲商人身份低贱故而和你母亲断绝关系,你母亲和这位武安候夫人也不常往来!你小时候我曾对你说过,怕是你忘记了!”

        老夫人提起儿媳来语气里都是满意,偲万贯更是神色带着追思,想必定是爱惨了那个为她不顾一切的女人。

        偲茶努力搜索记忆,却一无所获,不过偲茶并不奇怪,前身曾经只有玩乐和顾尘,哪怕知道自己有个大人物的姨母,怕是也不放在心上。偲茶只是觉得好笑,兜兜转转,自己竟然再次和武安候府牵扯在一起。

        “茶茶你不要害怕,爹爹不会让你去燕京的!”偲万贯语气郑重。

        偲茶瞧着父亲如此维护自己,祖母更是没有丝毫的动摇之色,心里一片暖色,柔和了自己因为武安候府带来的刺骨凉意。偲

        不同于父亲和祖母对武安候府知之甚少,偲茶可是在那里生活很久的人,她明白武安候府那一家子的人多么的自私自利,自己的前婆婆也就是武安候夫人更是势利眼,这样的人要接自己前去燕京,定不单单是因为要自己给所谓的女儿做伴,去燕京游玩这样简单,定是有什么理由或是自己身上有利可图,可偲茶疑惑了,如今的自己又有什么可利用的呢。

        “武安候府势力庞大,若武安候府要对偲府下手,爹爹,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偲茶无奈的说道,这就是这个世道不公的地方,商户再有钱也比不上权势,两者若是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

        偲万贯面色不变,甚至还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无事,爹爹还有些钱财,哪怕败了亦可让茶茶衣食无忧!”

        偲茶信任父亲有这个本事,可偲茶却抬着脑袋,目光清亮“那么兄长呢?信中说若是我不去燕京,兄长在燕京的日子该多么难过!”

        的确,信中一面说的光面堂皇,可一面又提出威胁。偲茶很明白,哪怕兄长才高八斗,可在燕京那种捧高踩低的地方,兄长定过的艰难,只是每次兄长来信不愿诉苦罢了。若是武安候府再从中添堵,偲茶都可以想象到兄长在燕京必定寸步难行。

        偲万贯沉思片刻,目光再瞧着女儿的时候,一如既往的坚定和包容“他乃是兄长,若是自己有本事在燕京立足那是他的造化,若是不能也是他的命,乐今一向最疼你,想必也是赞同为父的决定!”

        是啊,兄长一向疼爱自己,哪怕她未曾见过,可每次来信也让偲茶明白,可兄长和家人如此疼爱自己,自己就能如此心安理得的让众人为自己付出吗。

        “我偲家的嫡子,若是要靠着女子来闯荡,那还不如早日回来的好!”老夫人语气带着硬气。

        偲茶瞧着祖母和父亲的神色,心里百感交集,他们二人对自己的宠爱简直就是无原则的呵护。可对兄长却又很严厉,当然这份严厉同样是爱护。燕京那么多达官贵人对自己的孩子都是想方设法提拔,却不想在这广陵城内的商户之家却明白孩子要自己去奋斗闯荡,不知是讽刺还是可笑。

        偲茶深吸一口气,将满心的感动压在心口。若是说之前她对燕京那是故意不听不去关注,对武安候府那是故意去遗忘,对曾经那是避讳莫深。那么如今,为了家人她发现燕京也不是那么可怕,武安候府又如何,上辈子自己折在那里,这辈子难不成自己还是那个善良蠢笨的穆茶。

        “咚!”膝盖触碰地面的声音。

        “你这是做甚,还不快起来!”老夫人听着这声音觉得头皮发麻,连忙就要弯下身子来扶偲茶。

        偲茶摇摇头“祖母,父亲,你们听我说完!”偲茶仰着脑袋神色前所未有的坚持“我要去燕京,我要去武安候府!”

        “不行!”偲万贯直接打断。

        偲茶语气坚决“我知祖母和父亲的担忧,可我保证入燕京我定会好生保护自己,且若是我不去,偲府会如何,兄长会如何,我明白祖母和父亲对我的宠爱,哪怕因这件事连累家人也不会责怪于我,可我就不会内疚吗,难不成祖母和父亲要我一辈子都活在内疚中,郁郁一生吗?”

        偲茶这话简直就是在戳两人心窝子,两人根本就不敢去想若是今后的日子里,开朗的偲茶日日忧思,每日垂泪,连想都让两人心口发疼。

        “不行!哪怕如此你也平安的陪在爹爹身边,若去了燕京发生个好歹岂不是让爹爹后悔一辈子!”偲万贯面色难看,可依旧不肯松口。

        父亲的话语在偲茶的意料之中,偲茶突然俏皮的朝着父亲眨眨左眼,语气轻松快意“爹爹以为女儿就是如此愚笨之人吗?当日我救下那位大人,爹爹还不知其身份吧!”

        偲万贯摇摇头,他心里猜测那位身份高到离谱,却也知那种地位之人自己还是不要打探的好,以免惹祸上身。

        “祖母,爹爹!那位大人可是燕京手握重权的摄政王大人!”偲茶心里嘀咕,她其实并不想将纪周身份暴露,可此时为了让祖母爹爹放心,也只能利用纪周的身份了。

        “什么!”老夫人和偲万贯异口同声,然后彼此觉得只是听这个名号就觉得心惊肉跳。哪怕他们对燕京知之甚少,可也明白摄政王的名头代表着什么。

        还是偲万贯见多识广很快就冷静下来,不解询问“哪怕那位乃是摄政王大人,那又如何?”

        偲茶语气自信“那日我救下摄政王大人,他给了女儿一个信物,若是女儿有事就可拿着信物去寻他!父亲,摄政王的身份比起武安候府要高的多,若是女儿在燕京有麻烦,武安候府为难女儿,女儿就可拿着信物寻摄政王,到时让摄政王派人护着女儿回广陵就可!”

        偲茶虽这样说,但心里却未曾想过要用那信物,一来摄政王的允诺太过贵重,二来摄政王此人偲茶也不想接触。

        听闻这话,偲万贯沉思很久,女儿所言句句在理,偲万贯不该担忧的,可身为父亲哪里可以放心。

        “爹爹,您就应了我吧,反正我有退路!若是爹爹不应了我,小心我偷跑!”偲茶忍不住淘气的威胁。

        “你!”偲万贯气的连连叹气,他上前扶起偲茶,不放心的询问“你所言可是句句属实?若是受委屈就回来?”

        “我保证!”偲茶就要差点发誓。

        偲万贯缓慢的沉重的点头,在偲茶窃喜的瞬间说了句“若是你瞒着委屈,为父定会追到燕京豁出性命也要为你出头!”

        偲茶瞧的清楚,父亲说的都是真的,故而也端正了态度。

        “女儿明白!”说着,自己的手就被祖母牵着,祖母眼睛里含着疼惜,却说不出任何话语来,偲茶投入祖母温暖的怀抱,哪怕前路坎坷可却心无所惧。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