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双杀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情窦初开2

第十八章 情窦初开2

        如果说少女情怀是诗,少男情怀就不太一样了,要更加躁动和叛逆一些。

        封灿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琢磨了半宿——他现在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呢?喜欢上程肃年了吗?真的假的?怎么会这样?

        “我该不会被他下蛊了吧?”封灿自认理性地思考了一下,他不觉得自己会喜欢程肃年,这男的天天惹他生气,明明讨厌都来不及。

        不过话说回来,他讨厌程肃年哪一点?

        ……似乎是因为程肃年对他的态度总是不好,所以他才不高兴,才觉得讨厌。

        如果程肃年温柔一点呢?

        他会喜欢这个人吗?

        “……”

        封灿考虑了半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核心问题:“啊,我是gay吗?”

        这个问题太过于直击灵魂,封灿把自己问愣了。

        他现在就像童话故事里那只小马,踌躇地站在河边,想过河却不敢下水,他想找有经验的老牛和小松鼠问一问:河水深吗?我能不能趟过去?

        然而,故事的结局是:绝知此事要躬行。

        但封灿不想“躬行”,他现在迷茫的不是能不能过河,而是他还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过河,或者说,他连自己是不是“那只小马”都不知道。

        哎,单纯的死宅网瘾少年的情路真是充满坎坷。

        退回到最初的问题,封灿再一次问自己:“我真是gay吗?”

        ……不一定吧,也许是被“丰年”超话里的言论洗脑了,受到太大影响,还有,程肃年总是对他动手动脚!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啊!

        ——程肃年才是真的gay里gay气吧!!!

        果然他就不该来sp!

        如果他不来sp,指不定现在在哪儿呼风唤雨呢!哪至于沦落成如今这副可怜样儿,一切都是程肃年的错!

        封灿心里噼里啪啦炸过一遍,给自己捋顺了一个体面的逻辑,暂时压制住了扑通扑通的心口,可算安静下来喘了口气。

        这时已经半夜一点半了,房间里早就熄了灯,程肃年睡熟了,正侧身躺在封灿眼前,身上的被子被掀开了一半,不安分地盖住他腰部到大腿以下的位置,上面的肩膀,和下面的小腿、脚踝,都暴露在空气中。

        程肃年的睡相没有以前安静了。

        封灿记得他们刚合住的时候,程肃年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直紧绷着,现在竟然开始乱动了。是因为他们混熟了,他终于卸下戒心了吗?

        那他的防备心未免太重了吧,有什么好防的。

        封灿轻轻抿了抿唇,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光线,认真看程肃年的脸。

        通常来说,不管性取向是男是女,长得好看都是一项重要的择偶标准。封灿倒没想这么多,他只是睡不着,一直睁着眼睛,目光总要有一个落处。

        于是就落在了程肃年的脸上。

        就这样看了一会,大约有十几分钟,或者半个小时,封灿更睡不着了。

        他心里自动模拟揪花瓣:我喜欢他吗?我不喜欢他吗?我是不是被洗脑了?我真的喜欢他吗?我真的不喜欢他吗?……不知道揪了多少朵,直到他脑内的虚拟花园被揪秃了,封灿才终于睡了过去。

        这一觉差点睡过头,第二天照常训练、备战。

        封灿精神不好,一整天都很蔫儿,像只霜打的茄子。

        下午,结束了一场训练赛,大家一起下楼吃饭的时候,他得到了程肃年的亲切慰问。

        “你怎么了?”程肃年的关心基本约等于“控制”,他对sp的控制欲表现在各方各面,每个人的细微变化都关注,封灿更是重点关注对象。

        “昨晚没睡好吗?”程肃年说,“你这两天怪怪的,是不是有心事?”

        封灿摇了摇头,说“没有”。

        可他的表情哪像没有的样子?脸上分明写着“我有心事但我不想告诉你们”。

        程肃年简直被他搞上火了:“封灿,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开诚布公地好好聊一聊?沟通是人类进步的桥梁,是能得冠军的关键,知道吗?”

        “……哦,你想聊什么?”封灿低着头,快要自闭到碗里去了。

        他们这张餐桌上坐了五个人,李修明和赵舟在对面,高心思坐在他们左边,三个人和程肃年一起抬头看封灿。

        只见封灿一脸丧气,细品的话,还能发现他似乎有点魂不守舍,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能想什么呢?最近sp的成绩很好,网上除了瞎扯的宫斗剧本也没什么大节奏,不是工作就只能是个人问题了……什么个人问题?

        李修明猛地一拍桌子:“我灿啊,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说,哪个小姑娘把我们改皇的魂儿勾走了?”

        不等封灿开口,高心思道:“我们基地是个和尚庙,除了蓉姐和后勤阿姨,哪有女的啊?”

        赵舟也被惊动了,这位哥的脑回路虽然简单但是很开阔,而且想到什么说什么:“不会是女粉丝吧?灿神你不草粉吧?注意点儿影响啊,万一被扒了,小心身败名裂。”

        封灿:“……”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程肃年一眼。

        程肃年听了这三个猪队友的胡扯瞎掰,好像信了,用打量的目光回视他,似乎在观察他的表情,判断他是否被说中了心事。

        封灿心里一梗:“谁草粉啊!不要污蔑我,不是女粉丝。”

        “嗯,所以女粉丝是假,谈恋爱是真的?”程肃年微微侧身,认真看着他,“什么时候开始谈的?”

        “……”

        程肃年的眼神很专注,封灿被他用这种表情看着,即使是被审问,也丝毫生不起气,反而整个人的气焰都低了下去,乖乖地回答:“还没开始谈啊……”

        语气弱弱的,有点心虚。

        餐桌上顿时一阵爆笑。

        李修明看他的表情简直像发现了新人类:“哎呀怎么还脸红了,还没开始谈就春心萌动成这样,我们灿神真是、真是——”

        他“真是”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真是个弟弟!”

        高心思也贼兮兮地笑。

        赵舟道:“你懂个屁,这叫没被社会大染缸污染过的纯情少年,小姐姐们都喜欢这一款。你以为像你呢?老猪肉,没人要了。”

        “……”

        封灿简直要原地爆炸了,他真的不该来sp!不来sp就不会遇到这群傻逼队友!就不会被气到心肌梗塞!!

        “我吃饱了。”封灿放下筷子,离开餐厅,往电梯间走。

        他一脸不高兴,程肃年瞪了李修明他们一眼,起身跟了上去。

        封灿没回训练室,直接上了六楼。

        程肃年和他一起出电梯,一起进房间,但封灿别扭得很,一句话不说。程肃年怀疑他是害羞了,十几岁的小朋友遇到谈恋爱的事不好意思很正常,更何况还被老油条们嘲笑了,这谁能受得住?

        程肃年关上房门。

        封灿掏出自己的必威真人可靠吗机,坐在椅子上低头摆弄。程肃年站在他面前,酝酿了一下道:“封灿,有喜欢的人没问题,但不能让她太影响你,你是职业选手,你不——”

        “如果他很影响我呢?”封灿一听到程肃年平静的口吻就不高兴,故意唱反调,“你连这也管吗?你管着我吃饭睡觉训练,还要管我不准谈恋爱?”

        “……”

        程肃年刚披上“慈父”的皮,还没开始进行语重心长的教育呢,就被怼了一脸。

        他卡碟了半天,糟心地掏出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上一根,稍稍缓解了一下情绪。正要再开口,封灿突然岔开话题,抢先问他:“你谈过恋爱吗?”

        程肃年一愣:“问我干嘛?”

        “你能问我,我不能问你?”封灿理直气壮,“你以前有没有谈过?”

        程肃年顿了顿,没正面回答:“你想干什么,找我取经?”

        “唔,算是吧。”封灿的眼神有点闪躲,吞吞吐吐道,“你追过人吗,或者……有没有被追过?如果有人追你,你希望他怎么追呢?哪种方式是你喜欢的?”

        程肃年想了想:“只要是离我远点,别烦我的方式都可以,随她的便。”

        封灿:“……”

        你说的是人话吗?

        封灿的脸色更丧了,他盯着程肃年,盯着程肃年的烟。

        那一点猩红的火光闪闪烁烁,让他有点走神。程肃年误会了:“要吗?你会抽烟吗?”

        封灿几乎没注意他说了什么,下意识点了头。

        程肃年很痛快,从烟盒里抽出一支,塞进他嘴里。

        “这个牌子味道比较淡,我最近想戒了。”他说着,抬手摁打火机,亲手帮封灿点烟。

        但这破打火机不知怎么回事,刚才还好用,现在摁了半天没反应。

        程肃年皱眉,把它扔进垃圾桶,然后微微俯下/身,用自己的烟帮封灿点火。

        这个姿势太近了。

        椅子上的封灿瞬间绷紧腰背,盯着两支香烟贴在一起时交缠的火光,心脏几乎停跳。

        但是那烟半天点不着,程肃年道:“愣着干嘛?不会吸气?”

        封灿反应过来要抽,立刻猛吸了一口,然后被浓烈的烟草味呛到嗓子,抑制不住地咳了起来。

        “……”程肃年简直哭笑不得,“不会抽你跟我逞什么能。”

        封灿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了,程肃年安抚了他一下,回归刚才的话题:“别胡思乱想了,我认真跟你说,谈恋爱不着急,你还年轻,但是职业生涯只有这几年,一天也不能浪费,明白吗?”

        “所以你退役之前不会谈恋爱吗?”封灿反问道。

        程肃年以为他不服,故意跟自己呛声:“对,不谈,队长给你以身作则,行了吧?”

        封灿:“……”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